俄媒称英国首相将接受呼吸机治疗 英政府尚未证实


CDC于1月8日发出第一个针对新冠病毒的公共警告,但直到1月17日,才开始在洛杉矶、旧金山、纽约等地的机场检测从武汉抵达美国的乘客。

1月底至2月初,美国卫生部官员两次向美国管理和预算办公室写信申请1.36亿美元经费,以应对疫情。阿扎和助手们还动员国会向卫生部拨款数十亿美元。但白宫内部一些人认为,美国才出现几例病例就要数十亿的拨款,简直是小题大做。

1月21日,西雅图报告美国首例本土病例。两天后,中国开始在武汉采取“封城”的严厉举措。一名参加白宫会议的美国官员说:“这好像是哇的一声,相当于里氏8级的地震”。

据巴西卫生部统计,巴西全国共有65411台呼吸机,其中46663台为公立医院所有,3639台正在维修中或尚未安装,暂无法投入使用。

巴西疫情“震中”圣保罗州宣布延长隔离期

自疫情开始在巴西蔓延,巴西疫情较严重的各州州长较早地采取了停工停学和严格的隔离措施,而博索纳罗则认为这种方式使得巴西经济发展蒙受巨大损失,呼吁尽早复工复产,在总统和部分州长、市长之间一直就疫情的处理方式存在争议,民众和政客中也有要求总统下台的呼声。而在圣保罗市的博索纳罗的支持者,仍然于5日走上街头,要求结束隔离尽早复工。根据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网站的统计,截至北京时间5日13时13分,美国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1.2万例,约占全球120万确诊病例总数的1/4,累计死亡病例超过8500例。CNN5日称,过去一天美国1344人死于新冠病毒,为迄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天。

1月6日,雷德菲尔德给中方写信,表示愿意提供帮助。

而随着死亡人数不断攀升,美国媒体也在越来越多地反思:美国是如何浪费掉宝贵的抗疫时间、一步步走到眼下这种困难境地的。“随着新冠病毒肆虐,美国被否认和功能紊乱包围”,4日在以此为题的报道中,《华盛顿邮报》通过采访47名美国政府官员、卫生专家、情报官员等梳理了被美国政府浪费的70天。

3月末,美国政府订购1万台呼吸机——比公共卫生官员和各州州长认为的数要少得多,即使如此,大部分也要到夏季或秋季才能交货。模型测算显示,大流行到时候已经减弱。

曾经历“9·11”袭击、禽流感等重大公共事件的阿扎,迅速下令在全国范围建立新冠检测网络,CDC建立了一个追踪系统,但却遇到了麻烦,美国缺乏相应的检测能力,资金也没到位。